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我太喜欢雕琢天才了TXT下载->我太喜欢雕琢天才了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银河落九天

作者:佐菲的铲屎官        书名:我太喜欢雕琢天才了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34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3434zw.com

    剑落九天。

    花留情站在印秋然对面,清清楚楚看到了印秋然的动作。

    只是简简单单地拔剑一挥就产生了两道银芒。

    第一道银芒由天剑出鞘后带起,直接破尽自己剑意。

    第二道银芒由剑起而生。

    剑起,剑落。

    好似一名剑童在进行日复一日地拔剑一般。

    平凡,简单。

    真的像随手挥出一样。

    但偏偏这一剑,如同银河落九天。

    整片蓝色的天空好像被染成银色,不管自己的剑意再凶猛,在如此的一剑都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崩溃。

    自己那一抹看似柔和,却充满锋芒的风也在这一片银河之下湮灭。

    仅仅只是一刹那的时间,随着自己的斗志彻底湮灭。

    这是何等的剑意啊!

    这一剑让花留情永生难忘。

    银河转瞬即逝,之后一切回归平静,尘埃落定。

    就好似天空下了一场银色的雪。

    雪化了,天恢复了蓝色。

    “咔。”印秋然淡然收剑。

    全场依旧维持着愕然的神情。

    “咕隆。”

    许久,才出现吞咽口水的声音。

    弟子和长老们震惊,但心中却找不出一个恰当的形容词。

    “看到那落下的银河,我才发觉自己的渺小。”花留情眼中带着一丝恍然大悟的情绪。

    一直以来他都是坐井观天。

    原以为自己就算走出舒适区,在六流门派中都算的上不错的天才,但现在看来,自己还差得远。

    一个九流门派天剑门却有着远超自己的天才,那难以想象自己的天赋放在更为出色的门派中或许都只能算平庸。

    花留情的手颤抖了,剑也颤抖了。

    准确来说,

    在银河落下的瞬间,他已经失去了继续比斗的想法。

    “我输了。”他深吸口气,收剑,心中不禁有些苦涩。

    “承让了。”印秋然收剑,心中淡然。

    没有什么得意的情绪。

    在自己得到系统的那一刻开始,这片区域早已不是自己的舞台。

    自己属于更为广阔的天地。

    他的对手可是那些上三流的门派,准确来说,是宗门。

    在众弟子们崇拜的眼神中,印秋然会到队伍中,看着小鹿,笑道:

    “五师侄,师伯厉害吗?”

    “嗯嗯嗯!师伯你太帅太厉害了,小鹿决定学剑了。”小鹿脆生生道。

    印秋然:???

    怎么回事,这难道就是我秀了我自己?

    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其实刀比较帅。”

    “不了,师伯,小鹿觉得剑真的太帅了。”小鹿一脸认真地说道。

    “是啊,师尊以后教你练剑。”印秋水顿时笑开了花,给印秋然一个挑衅的眼神。

    切磋结束后,一行人也朝着饭堂走去。

    路途中,花留情一直皱着眉头,脑海中回忆着自己风之剑意的细节。

    到现在他还有一点恍惚的神情。

    没想到就这样突然掌握了剑意。

    果然实战才是最有效的途径。

    只是那时自己原本和剑意擦肩而过,却突然又摸到了那一丝雏形。

    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困惑地想着。

    “门主。”此时,大长老和花留情并肩行走,低声道。

    “恭喜你领悟剑意,但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大长老一脸肃然,压低声音。

    “那个天剑门掌门好像领悟了风之剑意,之前就是他助你突破的。”

    “他?”花留情神色一惊,脑海中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原本自己已经和那一丝灵感脱离,但忽然自己又回到了领悟的那个情景。

    一样的狂风和韵律感。

    “难道他也领悟了风之剑意?”他一脸狐疑,随后是惊悚。

    “嘶,不可能吧,十八岁掌握两种剑意?吹牛也不能这么吹啊?”

    由于修行界的消息传播不算灵通。所以花留情也接触不到高级宗门的具体情况,更不知道那些大陆顶尖天才的天赋有多么骇人。

    他只知道,掌握两种剑意和悟灵境这两点没有个五十年的修行基本无法达到。

    “你们确定他真的用出了风之剑意?”花留情反复确认。

    最后只能倒吸一口凉气。

    ......

    夜晚。

    夜不能寐的印秋然走到后山,准备在草坪上躺着看会儿星星。

    在天剑门住了快二十年的他有些认床,不习惯新环境。

    而令他有些诧异的是,萧焰竟然也在后山的草坪。

    草坪上还沾着雨后的露珠,但她却毫不顾忌地躺下,静静凝视着夜空。

    星空很美,起伏的山也很波澜壮阔。

    但她的脸上却有些迷茫,胸膛微微起伏,晶莹的红唇娇嫩鲜艳。

    想不到娘化后的炎子竟然那么......诱人。

    印秋然嘴角一扯,静静走去。

    “你也喜欢看夜空?”印秋然在萧焰身边坐下,学着萧焰躺下,凝视着夜空。

    看到来人,萧焰先是一惊,随后有些慌乱地拢了拢衣裙,将露珠抖落,面目微红地回应:“嗯,很放松。”

    “我也很喜欢看夜空,记得以前被父亲揍的时候都会看看星星,心情就好了。”印秋然笑着接话道,眼中出现回忆的神采。

    “揍?前,前辈你这么优秀还会被揍吗?”萧焰一脸愕然道。

    “没想到吧?以前我懒,不喜欢练剑,但偏偏天赋不错,所以父亲总是逼着我练剑。”印秋然叹了口气。

    别看印秋然是穿越者,这一世他活得自在,活得天真。

    享受过天真的孩童时代,心安理得接受父亲的宠爱和妹妹的崇拜。

    但在父亲去世后,天剑门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自己肩膀上。

    他不能拒绝,只能被迫成熟,努力修炼。

    好怀念从前啊。

    印秋然眼神有些怀念。

    有些人只有失去了才会珍惜。

    而有些人,必须肩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

    “我以前可是很顽皮的呢。”收起回忆,印秋然微笑道。

    以前他总是带着印秋水掏鸟窝,打老虎屁股。

    这些野兽都敢怒不敢言。

    想想就很有趣。

    “还真看不出来呢,前辈你年纪轻轻就突破悟灵境,更是领悟剑意,这种天赋完全不该呆在九流门派。”萧焰忍不住感叹道。

    “那是格局太小了。”印秋然摇头否认。

    “我的天赋放在上三宗里肯定只能算平庸。”他摇头道。

    他从来不是一名容易满足的人,他认为天赋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萧焰是他看中的师侄,眼界自然不能被局限在这些后三流的门派之中。

    “我倒没前辈的这种器量,我只想恢复修为。”萧焰神色落寞,低声道。

    随后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一红,偷偷瞥了眼印秋然。

    “前辈,天剑门未来是想成为几流门派呢?”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